龙翌资本周宏光在盛世国商学院的讲话:投资就是投梦想,投未来以及投值得追随的人

龙翌资本周宏光在盛世国商学院的讲话:投资就是投梦想,投未来以及投值得追随的人

人物简介:周宏光:龙翌资本合伙人、龙翌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中国青年天使会创始成员;常务理事&监事,北京温州商会监事会成员。作为一个从多年传统家族企业创业者,到互联网领域的独立投资人,中国青年天使会监事、龙翌资本创始合伙人周宏光的快速转型和快速决策,使得他在在企业创业早期的首次股东团队组建上形成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已投项目100多个;过半数以上获得下一轮。专注种子期&天使期投资。项目案例:会唐网、新鲜传媒股份、南京赛康股份、易畅传媒股份、无二之旅、互动吧、美业邦、百彩佳、中捷代购、举贤网、中惠元景股份、中国标识网、创数教育等。

龙翌创富顾问有限公司(又名龙翌资本 ) 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团队分布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 大西南、香港等重要区域的投资银行,该公司为国内领先或高成长企业提供投资银行服务+私募投资的服务。龙翌首席顾问为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教授,其团队成员由经验丰富的经济、金融、法律、会计专业人士组成,他们均在一流的境内外投资银行与事务所为中国企业服务多年。

龙翌资本周宏光在盛世国商学院的讲话:投资就是投梦想,投未来以及投值得追随的人

投梦想还是投未来?答案是投值得追随的人

我们不仅是价值发现者,也是价值创造者,当我们进入一个创业项目和团队时,一般都是顾问、股东团队和创业者一起调整姿势切换赛道,但是我们需要一个好的载体,这载体就是契约精神、社会责任、行动力、和一定的理想主义,因为太现实太精明往往也很累,我们很核心的观点:企业未来的高度不仅仅是由创业团队主体决定,也是由股东、董事会、顾问团队的质量决定的。

基金投资偏理性,因为要对LP负责。我们不仅要考察项目未来市场、增长潜力、空间机会的肯定性赛道条件,但我们对人、团队、治理结构的否定性条件也会加强判断。越是种子期天使期的投资,赛道是可以换的,但是创业者企业家的主体我们是要一直追随的,所以人值不值得我们追随我们需要时间(去判断)。我们很多项目在开始的时候看上去很好,但最终未必走得远,相反那些团队不错但赛道不行的项目,经过后来的调整,都让我们赚到钱了,赚到钱的企业都不是我们最初的那个想法。

创业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事情,天使投资也是一样。这个年代,能出来做生意的很多,但能带领一帮人打拼的大哥风范的人不多。能跟你算加班费的员工很多,但能跟你一起熬夜的创业伙伴不多。投资也是一个历练的过程,在国外天使投资人至少要2000万美元才能毕业,在国内至少要2000万人民币才能成为具有独立判断能力的天使投资人。

我早年的创业没有大的理想,就是生意思维,为了养家户口,现在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投自己想投的人,“少年之时,宜与名师定学;青年之时,宜与美人定情;中年之时,宜与英雄定鼎,暮年之时,宜与方外定交”。到了我们这个年纪,追随那些创业英雄,做好他们关键性的配角,这是一件让人感到很快乐的事情,并不一定时时都要做主角。

龙翌资本周宏光在盛世国商学院的讲话:投资就是投梦想,投未来以及投值得追随的人

五层结构让企业跑得更稳更快

我23岁左右就管7、8个分公司的销售,后来自己创业开了一些公司,在阜成门开过小店、中关村摆过柜台、在清华办过几个总裁班,然后现在投了几十个项目。我当初做天使投资的资金量并不大,但都是从最早最有挑战性的阶段,组盘子建团队的时候,甚至产品没上线只有一个想法的时候,这锻炼了我企业“0到1”这个阶段的手感比较好。

企业“0到1”的这个阶段是至关重要的。这个时候的任何一个创业困惑于找人、找钱、做决策。有能力说服别人一起加入,创业者一上来就说我不缺人,就缺钱,这个是不科学的,早期阶段不仅是合伙团队缺口大,股东、顾问都是很缺,所以找人应该放到第一位。

所以我们会对创业企业搭建五个层次:1,资源层:早期的股东俱乐部,五行属土;2,战略层:早期的董事会,五行属金,3、战术层:早期的联合创始团队,五行属水;4、执行层:搭建企业文化、员工队伍,五行属木;5、策略层:顾问团队,五行属火。这确保创业企业在没有拿到投资前比别人相对跑得快。

我们比较擅长企业理性结构和流动性结构的搭建,所谓”理性结构”就是:做投资最害怕的是在错误的轨道上迅猛前进,比在正确的轨道上缓慢前进恐怖得多。做企业也是一样,企业经营时少犯错误就是成功。秦之所以灭六国,是因为在300年里的五代皇帝都没有犯大的错误,并不是秦国比其他六国厉害多少而是其他六国在这300年里相继犯错。所谓“流动性结构”就是如何让创业企业的股权流动起来一个公司的股权流动起来就产生估值管理,有估值有价格就有竞争力。

龙翌资本周宏光在盛世国商学院的讲话:投资就是投梦想,投未来以及投值得追随的人

创业者需要有沉淀 不能只做浅层次的颠覆

相关新闻:

当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