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租暴涨过后 在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人疲于找房

  房租暴涨,让在一二线城市里打拼的年轻人疲于奔命。不仅如此,高价租来的房间还很可能甲醛超标,这些年轻人的健康也受到了威胁。

  找房是个力气活,也是个要时刻在心里算计的智力活。

  北京天安门往东二十多公里,是通州区的梨园站。这是城铁八通线的倒数第三站。等了十几分钟,房产中介才骑着电动车过来,安丽莎吃着烤肠坐上去。电动车载她前行15分钟,才到达看房的小区。中介刚刚从房东手里收来这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客厅墙上还贴着各色儿童拼音图画。“为啥住这儿,便宜啊!”安丽莎说。

  两室一厅,中介打算把客厅打上隔断,改造成三居室。安丽莎看中了现有的12平方米的次卧,想从1900元砍到1600元,中介卡在1650元不肯再降,“就这还得跟经理商量一下”。安丽莎开始算账:每月1650元房租押一付一,一年730元管理费和200元维修费,还有3%的中介手续费,再加上水电网费,第一个月要交将近5000元。算了两三遍才算对,她开始频繁给合租的朋友安琪发语音、打电话。

  安丽莎去年才来北京,和安琪一起做化妆师,有活儿才出门。之前,安丽莎和安琪住在离市区稍近一些的农民自建公寓,但卫生环境堪忧,夏天床垫还冒出许多不会飞的小虫子,她们于是决定搬到更远的正规小区,寻思着应该不会增加太多的房租。但中介给出的价格让她们捉襟见肘,两人平摊这5000元,还是觉得贵。安丽莎希望,租房费用平均每月不要超过1500元。

  这个夏天,不仅毕业来到一线城市的大学生被高房租惊呆了,奋斗了几年的“北漂”、“沪漂”也被急速攀高的房租打乱了生活。

  2018年,三个来自辽宁的大学同学在经济的考量下选择在北京合租

  倒计时抢房,最后一秒房没了

  听到房租要从6000元涨到7400元,吴佩佩的第一反应是,中介在恶意抬价,还有杀价空间。

  吴佩佩来北京快四年了,一直和一位朋友在市区的团结湖、金台路一带合租两居室。两年前她们在团结湖租了一套房,5800元,去年到期后涨到了6000元。“当时中介报价6500元,我们杀价到6000元。谈的时候,感觉中介不太希望我们换房,我们还有讨价优势。”

  但今年,租房市场的主动权变了。7月上旬,中介加到7400元,吴佩佩以为是房东搞错了行情乱喊价,希望我爱我家中介去跟房东谈谈。一星期后,中介态度强硬:一分不降。按照合同,付给中介的年服务费也将涨到7400元。吴佩佩和朋友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她们决定重新找房。

  吴佩佩的公司位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三里屯SOHO,以此为圆心,她们几乎把附近的团结湖、甜水园、东大桥的小区看了个遍。8月23日,搬离团结湖的时候,她们原来租住的房子已经以7500元的价格租出去了,涨幅25%。

  这次换房,她们找了某家中介公司,幸运的是,和她们对接的是一个很有耐心的小姑娘,一有合适房源就通知她们,她们会在当天或第二天去看房。但市场的紧俏还是出乎意料。同一个新房源,不同中介会带多个客户去看房,来晚就得排队,先到先得。中介告诉吴佩佩,房源竞争是租金上涨的原因之一,一个报价6500元的房子,好几家中介争抢,最后就抬成了七八千元了。

  她们不敢怠慢,以前最多看十几套房就定下来了,这次一个半月里,她们总共看了三十多套房。有时晚上下班后九点多,她们还去看房,“要是不去,第二天就可能被人签走,所以再晚我们也过去看一眼。”周末三十多度的高温,她们常常从下午一点多看到五六点。渐渐地,她们自觉把预算提高到了7000元。

  看过的房子里,大部分让吴佩佩觉得太差。“朝阳区这一带基本都是老房子,根本不值这个价。”位置不好、洗手间不干净、卧室太小,都是她们拒绝的理由。

  但好房子,她们又没有选择权。中途,她们和另一个朋友一起找三居室,看到一个刚装修完的三居室,租金9000元,她们很中意。提到新房可能有甲醛,对女性身体有伤害,她们希望推迟一段时间起租,等气味散掉。房东不同意。尽管已拿到房东的银行卡号准备交定金,她们还是放弃了,但立刻就有不在乎甲醛的人签了。

  产权方市场上,租客失去了谈判权。很多次,她们当天不签,第二天就被别人签走。另一个房子,房东要求她们必须在8月1日入住,她们已经看了房产证,解释前面的房子月底才到期,但房东说,晚一天都不行,不然每天损失几百块钱。“谈到最后一步了,就是什么条件都不能改。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几乎不能提要求。”

  租房App上放出的房源她们自然也不能放过。但各家中介为了加剧供需失衡,明明手中握有数以万计的房源,但每次却仅仅放出一两套房子让全网租客争抢,这种饥饿营销使得任何房源都会被秒光。

  8月17日,一套7000元的新房源挂了出来,她们8月18日去看,8月19日,当机立断,终于赶在上一套房子即将到期之前签了合同。开始房东不想租给她们,嫌女孩事多麻烦,觉得一定要租给一家人。她们求着房东,说自己都是高学历,做正经工作等等。房东总算答应了。“以前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房东这么强硬的。”

  这套两居室不大,60平方米左右,主卧有阳台,虽然房子老旧,好在离地铁只有50米。时间紧迫,8月21日起租,她们23日迅速搬了过来。吴佩佩东西多,光书就有十箱,每次搬家都得脱一层皮。“这次租房,是我所有租房经历里最复杂、耗时最长、最难找到房子的一次。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蛮大的冲击。我不想再搬了,再搬要么就换城市,比如回老家。”

  后来,他们偶然的聚会遇见了许久不见的朋友ice,这位朋友当前也是在租房,但情况不同的是他似乎并没有被租房这件麻烦事儿苦恼,因为他一开始就选择租品质公寓,当前住在城家公寓,离公司就5公里。交通方便,且周末还能参与门店不定期举办的活动。偶尔约上邻居在公区做饭,而且租期灵活,安全性高,让他省心了很多。

图片1

  听完ice的内心想法后,她们也会发现其实公寓和民房相比,价格方面并没有高出很多,而且享受到了很多服务和福利,可能真正入住后才会有所体会。希望年轻人们不在再被租房困扰,尽快拥有自己理想的生活。

图片2

相关新闻:

当日新闻: